icon
当前位置:

名字千万别打上等级的烙印

  为孩子起一个好名字,是天下父母的共同心愿。像岳飞(鹏举)就是“好名字”,即便如“狗剩”一类,也不是没有意义,按民间的说法,名贱好养。中国古代为后代起名字很讲究,足以自成姓名学。名字谁来起,通常不出家族之门。一定意义上讲,给孩子命名似乎是父母的天赋人权,父母借此将对孩子的美好期望表达出来,并获得相应的社会认同。至今还记得,小时候在老家,有一位祖父为给后辈起一个好名字,特地去翻《康熙字典》,极为庄重恭敬。过去,当然也有请人为孩子起名字的,那都是情有特殊,但绝没有用钱买名字的。

  时移事易,历史步入21世纪,三百六十行之外竟然新诞一个“取名业”。媒体报道,“80后”父母催热天价取名公司,为孩子起名最高需万元。(7月11日《中国新闻网》)。这是不是历史的进步?也许有人说,取名字是私人的事情,与历史何干?我觉得,名字问题亦小亦大,往大处说,它关乎民族文化的传承。以是观之,“天价取名”,不可取也!

  花钱取名是商业法则对民间文化的侵蚀:名字成为商品,可以按质论价。据此,岳飞的名字一定要比“狗剩”值钱得多。世间每个人也都可以把自己的名字拿去“称一称”,看看价值几何。经济危机来了,“好名字”或许还能卖个好价钱。当然,这纯属玩笑,绝没人当真。可是,在“取名公司”那里,“好名字”还真有好价钱,有人卖,也有人买。媒体告诉我们,取名公司的生意还日见红火,“业务迅猛增长,目前提供取名服务的公司已较以前增长数倍”。

  不过,恰如朱自清《荷塘月色》中的一句话所言:“热闹是他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”。非但如此,我有的是一丝忧虑。

  姓名是一种独特的文化,但它不能被商品化。试想,每一个孩子生下来,家长都到取名公司去“买”名字,钱少的得一个“差名字”,而钱多的则得一个“好名字”。结果,连名字都打上了等级的烙印,这符合现代社会的平等精神吗?民间文化是传统文化的根,给孩子起名字就有浓烈的传统味,代代相沿,家家传续。如果这也市场化了,我们失掉的恐怕不只是一种古老的习惯。

  名字最基本的功能是用作个体识别的社会符号,它和公民身份号一样,而后者仅仅是一串数字。找公司为孩子起名字显然不是为了满足这个功能,而是为了求一个好的字面含义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,年轻人的名字确实比“前辈”雅了不少,甚至有的为标新立异而用生僻字、异体字。也许“水涨船高”,如今的“80后”父母感觉到为孩子起名字更难了,于是不得不“找市场”。表面看,取名公司干的是让“80后”感到畏难的文化活,其实,这不是真相,业内人士向媒体透露,“取名过程大多根据宝宝的生日等资料,都是工作人员查找姓名资料随便取名”。守望者帮推丨RE-LOOK向你发出参赛邀请!以青年之